当前位置:ceedu.com国学红楼梦中薛宝钗的穿着怎么样?为何总穿着旧衣裳?
红楼梦中薛宝钗的穿着怎么样?为何总穿着旧衣裳?
2022-08-30

薛宝钗是与林黛玉比肩的《红楼梦》女主角。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,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。

《红楼梦》之文笔伟大处,在于全书人物所言所行,无一不符合其身份地位,故有论者称:《红楼梦》没有一个字是多余的,足可见作者曹雪芹惜字如金。

笔者有感:昔日读《西游记》一书,每每感慨冗笔繁复,唐僧被捉,孙悟空各处求救,每到一处,必然反复提及中间经历,动辄上百字重复前文情节,读之昏昏欲睡,着实想跳过此冗笔,直接看后文内容,奈何曹雪芹惜字如金,吴承恩惜字如土?此亦是西游不如红楼处。

而观红楼一书,曹雪芹擅长通过衣物细节来刻画人物,譬如王熙凤性情爽利,为人世俗精明,故刚一出场,曹公便以重墨描绘其衣饰:

这个人(王熙凤)打扮与众姊妹不同:彩绣辉煌,恍如神仙妃子。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,挽着朝阳五凤挂珠钗;项上带着赤金盘螭璎珞圈;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;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褙袄,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袄;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。一双丹凤三角眼,两湾柳叶吊稍眉;身量苗条,体格风骚;粉面含春威不露,丹唇未启笑先闻。——第3回

凤姐乃世俗中女子,必重化妆、衣裳、装饰,故而不得不从这些方面逐一介绍,以彰显凤姐之美艳外形,皆是必要文字,万不可略写。

且看林黛玉,纵观整本《红楼梦》,何曾具体描写过林妹妹的相貌、衣饰?盖因黛玉之美,重在气质,若以相貌、衣饰具体描摹,则失了仙气儿,顿为凡女矣,此皆是上等笔法,非等闲小说可比也。

再如李纨,丈夫贾珠早逝,李氏成了寡妇。身份如此,李纨不得不畏惧流言蜚语,而体现在衣饰上,李纨便总是穿着素净衣裳,不敢像其他姊妹那般穿红着绿,第49回“琉璃世界白雪红梅”,众姊妹皆是大红猩猩毡斗篷、羽毛缎子,《红楼梦》原文所记:独李纨穿一件青哆呢对襟褂子。(第49回)

值得一提的是薛宝钗,她的穿着很有细细分析的必要。薛家乃是金陵四大家族之一,世代皇商,按理来说不缺钱的,可《红楼梦》中但凡提到宝钗的衣饰,总是以“家常”、“半旧”为主:

第7回“送宫花周瑞叹英莲”,周瑞家的来至梨香院,向王夫人汇报刘姥姥的事,期间和宝钗见面聊天,书中有记:周瑞家的不敢惊动,遂进里间来。只见宝钗穿着家常衣服,头上只挽着鯳儿,坐在炕里边,伏在小炕己上,同丫环莺儿正描花样子呢。(第7回)

第8回“贾宝玉大醉绛云轩”,贾宝玉来梨香院探望生病的宝钗,此处对宝钗的穿着描写更加详细:先就看见薛宝钗坐在炕上做针线。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攒儿,蜜合色棉袄,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,葱黄绫绵裙,一色半新不旧,看来不觉奢华。(第8回)

第49回“琉璃世界白雪红梅”,除了寡妇李纨,穿得过于素雅,还有一个女子也是如此,那便是宝钗:独李纨穿一件青哆呢对襟褂子,薛宝钗穿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羓丝的鹤氅。(第49回)

翻阅《红楼梦》全书,薛宝钗的衣裳,要么“半新不旧”,要么以素净为主,俨然不太符合薛宝钗的年龄和身份。故而第40回“史太君两宴大观园”,贾母带着刘姥姥众人畅游大观园,来到薛宝钗的蘅芜苑后,看着屋内装饰如雪洞一般,只有青纱帐幔,衾褥也十分朴素,贾母觉得不太好,曾出言劝说

贾母叹道:“这孩子也太老实了。你没有陈设,何妨和你姨娘要些?我也不理论,也没想到,你们的东西自然在家里,没带了来。”说着命鸳鸯去取些古董来;又嗔着凤姐“不过送些玩器来与你妹妹,这样小器。”——第40回

王夫人、王熙凤两人纷纷解释,说之前曾给宝钗送过一些东西,但都被拒收了,薛姨妈亦打圆场,称:她(薛宝钗)在家里也不大弄这些东西的。

由此观之,貌似薛宝钗就是喜欢这种极简风,她不爱穿红着绿,亦不爱装饰闺房,这一点前文第7回也曾提到过,彼时薛姨妈将十二支宫花送给贾府诸姊妹,并自称宝钗从小就不爱花儿粉儿,且看原文:

薛姨妈乃道:“这是宫里头作的新鲜样法,堆纱花十二支。昨儿我想起来,白放着可惜旧了,何不给他们姊妹带去。昨儿要送去,偏又忘了,你今儿来得巧,就带了去罢......”王夫人道:“留着给宝丫头带罢了,又想着她们。”薛姨妈道:“姨妈不知道宝丫头古怪呢。【“古怪”二字正是宝卿身份】她从来不爱这些花儿、粉儿的。”——第7回

很多读者读到此处,便听信了书中人所言,认为薛宝钗就喜欢穿朴素的衣裳,就喜欢住“极简风”的蘅芜苑,从来不把花儿粉儿这些打扮类的东西放在眼里。

笔者私认为,若是这般评价宝姐,便过于肤浅了。薛宝钗并非不喜欢花儿粉儿,也不是不喜欢穿红着绿,而是她的理性思维注定了她只会选择符合自己实际情况的穿着装饰。

诸君可还记得《红楼梦》第57回,薛宝钗帮助邢岫烟赎冬衣,期间因为看见岫烟身上戴了一个碧玉佩,宝钗便发言论规劝了岫烟一番:

宝钗道:“但还有一句话,你也要知道,这些妆饰原出于大官富贵之家的小姐,你看我从头至脚可有这些富丽闲妆?然七八年之先,我也是这样来的。如今一时比不得一时了,所以我都自己该省的就省了,将来你这一到了我们家,这些没有用的东西,只怕还有一箱子。咱们如今比不得他们了,总要一色从实守分为主,不比他们才是。”——第57回

前番关于薛宝钗不爱打扮的言论,皆是出自薛姨妈、王夫人、王熙凤之口,不足以当做证据;而此段文字,却是宝姐自述,具有绝对的可信度。

从宝钗口中,我们得知,当年薛家还没有没落的时候,她也曾各种打扮自己,身上戴着佩饰,但其后薛家没落,宝钗觉得应该从实守分,于是自己主动舍弃了花儿粉儿,以及各种簪环装饰。

换言之:决定薛宝钗是盛装打扮,还是艰苦朴素,并不是宝钗的自我意愿,而是薛家的实际情况。

可以试想,如果薛家重新走上巅峰,稳稳立足于金陵贵族行列,不需要一家人寄人篱下住在贾家,薛宝钗必然又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身份地位,在跟同阶层的其他贵族女眷相处时,宝钗必然要佩戴妆饰,盛装打扮一番——她的形象也代表了薛家的形象。

因此,决定了薛宝钗穿着朴素的根本原因,是薛家的没落。《红楼梦》处处都在暗示这一点,事实上不止薛家自己人,就连身为外人的贾宝玉也看出了这一点。

第62回“呆香菱情解石榴裙”,香菱的裙子被泥水沾染,贾宝玉看见后替香菱着急,因为他担心薛姨妈会批评香菱:

宝玉跌脚叹道:“......二则姨妈老人家嘴碎,饶这么样,我还听见常说你们‘不知过日子,只会糟蹋东西,不知惜福’呢。这叫姨妈看见了,又说一个不清。”香菱听了,这些话却都蹦在心坎上,反倒欢喜起来了。——第62回

贾宝玉经常听到薛姨妈教训自己家人,说他们不好好惜物。这已经从侧面证明了薛家的彻底败落,若薛家处于鼎盛时期,当家女主人岂会事无巨细地关心这种小事?

笔者叹曰:薛姨妈教育底下人不知惜物,薛宝钗不爱花儿粉儿,看似毫无关系的两个情节,其内核是一样的——雪山崩塌之际,每一片雪花都难逃命运的束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