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ceedu.com搞笑灯又不亮了
灯又不亮了
2022-08-23

江口村紧靠江边,县里为美化环境,沿江造了绿化带,安装了一排景观灯。这天晚上,村长回家经过绿化带时,看见一个人在偷景观灯的电线,村长一看那人走路的身形,叹了一口气:“这不是李拐子吗?”

李拐子四十几岁,有残疾,走路一瘸一拐,是一个特老实的村民,家里条件差,还供着个女儿上学。村长看他挺苦的,念在他初犯,就转身走了。

村长以为李拐子卖了钱就会收手,可没过几天,发现又有人偷电线了,村长骂:“这个该死的李拐子,偷一两次就算了,怎么偷上瘾来了?”

于是,村长就走进了李拐子家,只见李拐子坐在院子墙角,用工具去除电线外的绝缘皮,碎皮撒了一地。村长大骂起来:“你这是造孽啊!”

李拐子被骂急了,就指了指自家的老房子:“当年我是种菜能手,这房子不就是那时候盖的?可现在呢,菜地被你们这些当村长、当乡长的卖掉了,变成了别墅。征地征地,把我们吃饭的庄稼地都征掉了。”

李拐子的嗓门越来越大,村长的嗓门越来越小。村长心想:上面要征地,我有什么办法。李拐子说:“我还有个读书的闺女呢?我不想办法弄钱供她,成吗?”村长说:“你就是说到天上去,也不能这样弄钱!”

村长走出李拐子家,忽然接到派出所所长的电话,口气挺急:“村长,紧靠你们村的景观灯电线又被人偷了,你们村可出名了,都上报纸了,那是打你的脸呢。快跟我去调查。”

村长赶紧跑到江边,所长已经等在那里了,旁边还有不少围观群众。所长对村长说:“你带路,哪家嫌疑大,就去哪家。”村长皱起了眉头:“所长,景观灯靠近我们村不假,但你根据这个就断定是我们村民偷电线,太武断了吧?”所长指着村长说:“你嘴硬!”村长说:“我不怕你扣帽子,不怕你查。”于是,一行人便向村子走去。

村长跟着所长挨家挨户地查了,可每调查一户,村民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。快查到李拐子家了,村长说:“这家主人是个拐子,很老实,我看算了。”所长说:“一家都不能漏,进去看看。”

李拐子见村长带着所长进来,不阴不阳地说:“村长啊,你动作挺麻利的啊,带着领导和大伙儿来资助我家闺女啊?”以前,村长确实带着记者来资助过他闺女。他闺女确实挺优秀,学习方面的奖状每学期都得,还有各种竞赛得的奖,贴了一面墙。

所长只扫了一眼墙上的奖状,就走进了李拐子家的院子。所长边边角角转了一圈,看了个仔细。村长注意到了,院子的墙角空空如也,知道他把东西转移了,心里暗暗松了口气。

所长和村长出门时,李拐子正往饭盒里装菜,一看只有素菜,米饭是那种发黄的廉价米。所长问:“你中午就吃这个?”李拐子说:“这是给我闺女带的,山区孩子有爱心午餐,这里不是山区,我给她带饭,给她节省点时间。你们要没事了,我可送饭去了啊。”李拐子等他们一出门,“嘭”地关上门,骑上自行车就走了。

所长对村长说:“我们去废品收购店,肯定会有人把电线卖给废品店,走。”村长钻进路边的一个厕所撒了一泡尿,然后带着所长七拐八拐,走到靠近别墅区的一家废品收购店。

废品店老板正满头大汗地往车上装废品。所长忽然打起电话,满脸焦急的神情:“好好,我马上回来。”所长查了一遍废品店,没看到什么就出来了。然后,他对村长和周围的群众说:“所里有急事,我先回去了,这事情我下次再来查。”

所长回到所里,往办公室的椅子上一躺,拨通了村长的电话,说:“李拐子就是偷电线的人,他家院子的角落有一些绝缘皮的碎片。你装着上厕所,是给废品店老板打电话报信,电线就在车上,要拿可拿个正着。”

村长叹了一口气:“唉,老伙计,这是沿江路装的第三批景观灯了,每批质量都有问题,早就不亮了,都是豆腐渣工程。李拐子他们也清楚,这电线其实也已经废了。我看还不如让村民偷去换几个零钱花,那个李拐子还能给他女儿买几块肉吃。你不也是这么想的吗?你和我今天唱的这一出,其实是台面上给人看的呀。”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